百分之二十

即使字丑也无法阻止我来表白太太>3< @冰霜哥布林
不多说er 练字去:3

你从小身体就不好,三天一小病,五天一大病。你娘三天两头跑到我家,请我爹给你医。
第一次见你,是在村前的那颗老树下。你穿着一件白玉色的衣裳,我说你是个仙女。后来仔细一想,分明是我爹装药的白瓷瓶儿。
第二次见你,是在你家里。面色惨白的你,咳的就像邻村那快要死了的肺痨鬼。我这才知道,原来你就是村里出了名的药罐子。
第三次见你,还是在你家里。你穿了一袭水绿色的长衫,像个药瓶。却治不好你给我的病,这病叫做——相思。而我再也没机会对你说上一句“我爱你”
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。
后来,我娶了上司的女儿,还当了将军。一年后,在你的忌日那天,我有了个儿子。我给他取名叫“药”。我的妻子却在当晚去世了,这是命吧,大概我在乎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。
“药”从小就很聪明,我相信他能够继承我的家业。可令我担心的是,随着他一天一天长大,他的容貌也越来越像你,甚至比你还更胜一筹。我害怕,他也和你们一样,一不留神就去了。
不过他很顺利的长到了及冠。我便指了一门亲事给他,女方和你一样都是出自书香门第。小两口很恩爱,不多久就给我们家添了个大胖小子。
我想,我也该走了吧。
于是,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,我悄悄地离开了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村落。
临走前,我只带走了你的玉扳指,就算为了当年我们许下的誓言。
这些年,我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;这一世,我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
终于,我带着你几经辗转回到了故乡。不为别的,只为那一句话“生不同寝,死必同穴”
我去村头的老树下挖出了那坛酒,很香很醇。在你的墓前席地而坐,仿佛你生前一样。我大口大口的灌酒,想把自己灌醉了,才好见到你。
恍惚间,似乎下雨了。
依然年轻漂亮的你笑意浅浅,伸出手把我拉起来,冷冰冰的你,没有一丝人气。我扣住你的头埋在我的颈窝。你仰起头,轻轻的吻落在我的脸上,笑着道“就没什么话想说吗?”
“有。”
“是什么?”
“我爱你。”
“……跟我走吧,好不好?”
我还是没犹豫,就随你去流浪。